我們在一起的話,沙漠也能變成海洋

[維勇]枷鎖

*新手,取名無能,第一次發文,寫的不好請見諒

*勇利金牌然後退役

 


有了去年晚宴發酒瘋的前車之鑑,勝生勇利今年做足了準備。

然而不知是為了看他出糗,或只是單純對他得到金牌還順帶刷新自家教練的最高分而祝福,來灌他酒的人多到不可思議。

⋯⋯雖然有些人一直重複出現,例如眼前這個。

「勇利~再喝一杯嘛~」

「披集,你喝醉了⋯⋯」勇利扶額看著一邊喝酒一邊拍照上傳的SNS小天王披集,顯得很無力。

「我可是連台子都沒上去啊⋯⋯」

「呃⋯克里斯和奧塔別克也沒上去啊。」

披集癟著嘴,死皮賴臉賴在勇利身上,當他的目光看到勇利手上的戒指時,紮根在他身體裡的搞事技能提醒他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勇利得金牌了所以真的要跟維克托結婚嗎!?」披集一把拉過勇利的手,不大不小的音量剛好讓在他們周圍的維克托、尤里等人聽到。

「披集·朱拉暖!」

「哎呀哎呀,這下勇利真的要搶走維克托了,不過在這之前要不要再來跳支舞?」克里斯從背後摸了勇利一屁股,略帶酒意的性感聲線讓勇利稍稍紅了臉。

「哈?你真的要跟那個炸豬排蓋飯結婚?」身為成年組裡唯一未成年的尤里一臉嫌棄地看著,也是為數不多清醒著的人。

「恭喜。」噢,還有守護妖精的英雄是不會喝醉的。

「所以說了不是⋯⋯」勇利表示不想和這些成天只想著搞事的人說話,而對這種事情向來最喜歡瞎攪和的維克托卻只是站在旁邊微笑看著他們。

 

 

拜託服務人員將那些酒鬼送回飯店樓上的房間後,勇利精疲力盡的回到房間,他實在不想再想起剛剛那些群魔亂舞的場景,就連尤里都因為誤把酒精當成果汁喝下去而醉的一塌糊塗,不過也多虧如此才能看見那個萬年撲克臉的奧塔別克露出慌亂的表情。

勇利再一次對於自己事先把酒換成無酒精的香檳感到機智,雖然被發現後被強行灌了幾杯,導致他現在也是有點暈。

回到房間後,比他早一步回來的維克托已經洗好澡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維克托?」

「嗯?勇利,你回來啦,先去洗洗澡吧。」

「嗯,好。」

在勇利進去浴室後,維克托又恢復了剛剛的沉思狀態,不停撫摸著套在手上的戒指。 

 

幾乎是在勇利打開浴室門的那一瞬間,維克托就叫住了他。

維克托拍了拍床,示意勇利坐過來。

「勇利,我想了很久,關於你那天說的話。」維克托往後靠在床頭,盡量以輕鬆的語氣說出,儘管他還是感受到了身邊的人一瞬間的顫抖。

維克托拉開棉被,順手把勇利圈進懷裡,再將棉被蓋的實實的。

「勇利,我會回到冰場上。」維克托頓了頓,「但這並不是在滑冰和勇利裡做選擇。」

「我承認,想回到冰場上的想法一直纏繞在我心頭,你跟尤里奧又雙雙破了我的紀錄,作為一個競技者這實在不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勇利給我的“love&life”上,和勇利相處的八個月裡,我得到了許多新的東西,我想將那些勇利給我的獨一無二展現給全世界看。」說即此,維克托微微嘆了口氣,用力抱住旁邊的人。明明自己就會哭,為什麼還要說出那種令人難過的分別的話呢。

「我好像明白勇利那時候說的那種沒有既定名字的情感了。」維克托扳過勇利一直不肯面向他的頭,直直望進他紅棕色的眼中,「勇利,我⋯⋯」

「不要說!」勇利突然緊緊摀住維克托的嘴,而維克托對於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表示不解。

「我的花滑人生是從維克托開始的,自十二歲那年在電視上看到你。」勇利慢慢放開雙手,「這十幾年來,我一直一直追著你。所以當你出現在我面前時,我高興的幾乎睡不著覺。」

 

「但是如果繼續當我的教練,就如同在慢慢殺死作為競技者的你,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事發生。」勇利握住維克托帶著戒指的手,堅定地看著他,「我看得見你眼中的渴望,你也不需要在滑冰跟我做選擇,維克托是屬於冰場的。」與說出口的話相比,勇利眼中的情感是維克托自他們相遇以來看過最熱烈的。

 

「我不希望我們的情感成為你的阻礙、你的枷鎖。我把我活到現在的大半輩子和花滑人生獻給你了,維克托,我好想再次看見你在冰上的模樣。」勇利輕輕撫摸維克托的臉,如同對待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

空氣中寂靜了幾秒,就在勇利準備收手時,一雙比他略大一點的手覆蓋在他手上。

「勇利真狡猾啊,用那樣熱烈的眼神看著我,說出那樣令人感動的話,卻什麼都不讓我說。」

「欸、我不是⋯」

「我知道,」維克托將他們的手十指緊扣,「就像勇利了解我那樣,現在的我也十分了解勇利。」

「勇利說的我明白了,但是我能給你的不多,想說的話也被勇利禁止,除了這個我想不到還能給勇利什麼承諾。」

維克托吻住勇利,沒有更加深入,只是溫柔地、神聖地在唇瓣上印下一吻。

「這樣,可以算是我先預訂你接下來的人生嗎?」

勇利紅了眼眶,緊緊的抱住眼前的人。

「可以。」

 

 

-

勇利回國後,先是拜託冰迷三姊妹幫他錄了一段影片,再來是聯絡了諸岡,說他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在記者會開始前,勇利將冰迷三姊妹幫他拍的影片上傳至SNS,編輯了幾個文字後,便將程式軟體刪除。

面對媒體,勇利說出自己不會參加接下來所有比賽並且宣布退役,引起現場一片譁然。

「那請問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先生接下來如何呢?」

「這是我今天要說的第二件事,」勇利說,「我的前教練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即將復出並且參加接下來的世錦賽。」

勇利的這句話就像原子彈炸轟了現場所有記者,紛紛聯絡自家媒體在俄羅斯的同事。由於採訪是直播,同時間也引起了花滑圈的一陣混亂。

 

遠在聖彼得堡的維克托點開了勇利一分鐘前上傳的影片,熟悉的旋律和跳躍動作讓他想起當初去日本的原因,而文章的配字以及底下的留言令他忍不住發笑。

原先沉浸在勇利難得發SNS還配上“歡迎回來”的字眼的粉絲們瞬間被勇利宣布退役的消息嚇得鬼哭狼嚎,又被自己即將復出消息震的不知道該喜還是該哭只能不停地刷屏。

「真有勇利的風格呢。」維克托看著轉發數不斷上升以及求他不要退役的留言說。

但是勇利,你這哪是歡迎回來。

「你分明,就在道別啊。」

 

 

-

一年後,日本名古屋。

 

「嘁,你個老頭子發那什麼蠢照。」尤里刷著SNS滿臉不屑的看著手機中的動態。

「那是披集幫我拍的喔,他拍照技術可好的。」維克托揮了揮手機,那是一張他站在名古屋城前的照片。

尤裡翻了翻白眼,誰問你技術好不好了?還有那愚蠢的我回來了又是怎麼回事,簡直就像是在回覆那隻豬一年前的最後發文。

「喂,炸豬排蓋飯沒有聯絡你嗎?」

「沒有喔,」維克托笑了笑,他拉出那枚被他取下改而掛在脖子上的戒指,輕柔地把玩著,「畢竟聽披集說他把SNS刪除了,這一年似乎也不怎麼關注滑冰新聞。」

尤里又一次翻了一個白眼,拜託,從名古屋到長谷津的距離可是比從聖彼得堡到長谷津的距離縮短了不知道幾倍,你是不會自己去找他嗎?

戀愛中的人都是白癡嗎?尤理想。

他是不知道維克托和勝生勇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反正在他宣布退役並且告知全世界維克托要復出之後,維克托也確實回到了冰場繼續和他一起接受雅科夫的指導,唯一改變的就是戒指從戴在手上改為掛在脖子上,練習時則會取下仔細收在外套口袋裡。

不過也因為不再戴的戒指的原因,導致有一段時間傳言其實勝生勇利退役是因為和教練不合,而維克托也一直沒有出面解釋。

「啊不過,我不會因為勇利沒出現就放水喔,因為勇利教我的love&life是最強的嘛。」

「哈?你對著上一屆GPF刷新你記錄的人說什麼啊?!」

「可是我也有好好的刷新回來啊,在世錦賽的時候。」

「……」尤里被他堵得一肚子氣無從發洩。

維克托在去年宣布決定復出後,帶著以“Love”為主題的短曲《Love&Life》刷新了尤里在GPF的118分,而之後的GP分區法國賽更是又向上更新了自己的最佳紀錄,來到無人可及的124.8分。

「算了,我也懶得理你們,講到那隻豬我就來氣。」

發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影片,莫名其妙退役,還莫名其妙封鎖所有人,要不是披集發揮他小天王的技能查到烏托邦勝生的電話強迫勇利每個月跟他聯絡,還有從優子那裡得知他在Ice Castle當教練,爾偶還會練習之前其他選手的曲子,他一定會飛來日本踹死那個該死的豬排飯。

「尤里奧那麼關心勇利,如果勇利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

「啊啊!?誰關心他了!!??」

維克托在尤里撲過來揍他之前眨了個眼,快速跑離了飯店。

 

 

-

「勇利教練?勇利教練!」夏野綾奈大聲喊叫著他面前的滑冰教練。

「啊抱歉綾奈,我有點恍神了,怎麼了嗎?」勇利尷尬地摸著頭,回復眼前的八歲小女孩。

「真是的,勇利教練今天總是發呆。」綾奈鼓起了嘴巴說。

「對不起啊,下次再給你編一小段舞好嗎?」

「耶!勇利教練最好了!」

 

好不容易下了課,勇利靠在牆邊反省著自己今天不斷分心的行為。

但是今天可是GPF決賽第一天啊,叫他怎麼靜的下心。

雖然他去年退役之後下定決心不再關注花滑,但是始終放不下對花滑的熱愛,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當教練的原因,雖然教的都是一些小孩子。

他這一年來一直極力避免聽到有關維克托的消息,但是他周遭的人也都是些深愛花滑的人,自然而然還是會有跟維克托有關的新聞不小心入他的耳。

例如今天比賽的短曲項目在他復出的第一場比賽就刷新了世界紀錄之類的。

「唉……」

果然讓維克托回到冰場是正確的。勇利看著眼前純白的場地忍不住想。

「勇利,怎麼傻站在這裡?」西郡優子突然出現在勇利面前。

「啊,小優,我在思考怎麼補償今天的分心啊......」

「那個啊,不如去名古屋怎麼樣。」優子笑著看向勇利。

「诶?」勇利愣住,雖然他不怎麼關注比賽了但他好歹還是從各大報導知道今年的賽場正好就在名古屋,「…我不要。」

「不—行—!你看你今天的樣子根本就在意的要死,留在這裡還不如好好的去看一場,美奈子老師還特地留了一張票給你。」

「可是我......」

「勇利,不要逃避,就當去看一看你曾經的偶像也好,你還沒看過維克托的自由滑吧?不看你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但是明天的課程...」勇利死命地掙扎著。

「早就幫你跟學生家長說好囉!」優子眨了眨眼。

「……」你預謀好的吧?

 

勇利最後還是坐上了前往名古屋的新幹線。

 

-

第二天到達會場後,勇利選了一個最角落的位置,穿著黑衣黑褲還戴口罩,試圖讓自己消失在觀眾群裡。

他很慶幸自己不像維克托或尤里那樣有著出色的面貌,一直到比賽開始前都沒人認出自己來。

比賽進行的很快,也許是很久沒有接觸這樣的場合,勇利很快就被場上的選手和周圍的觀眾帶動。

上場的都是一些他熟悉的人,勇利有些懷念。

 

「接下來最後一位選手,以“Love”為主題回歸的冰上的帝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維克托滑向場中央時,氣氛來到了最高點,觀眾的歡呼聲和前面完全不能比。

好耀眼。勇利看著冰場上的人想。這才是最適合他的地方。

「疑?尼基福羅夫選手現在親吻著的……是今年被摘下一直沒帶著的戒指!」

啊咧?勇利有一種奇怪的預感。

「有傳言說尼基福羅夫選手不戴戒指是因為和他的前學生勝生勇利選手不合,那麼現在再一次戴上並且就像去年那樣在戒指裡注入力量似的親吻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什麼時候跟維克托不合了?勇利想。說好不戴戒指是因為他怕引響到維克托啊。

勇利看著場上的人的預備動作,奇怪的預感再一次浮現。

等等,難道是……

作為一個放棄迷弟屬性並且極力避免聽聞與花滑有關的新聞的勝生勇利而言,不知道眼前的人的自由滑曲目是件十分正常的事,他就連維克托刷新世界紀錄的短曲名稱都不知道。

所以當場上響起《Yuri on Ice》的音樂時,他確確實實傻了。

 

維克托並沒有改變跳躍的結構,最多就是將手向上舉增加得分,但是他卻生生看出了不一樣的地方。

 

如果說勇利在去年大賽上展現的是他自身的滑冰人生,那麼現在維克托演繹的就是在他眼中的勇利的滑冰人生。

 

從孤身一人開始。對於勇利的失敗,一個人在廁所偷哭,以及面對他的合影邀約掉頭就走。

然後他出現在勇利面前。現在想來他第一次出現在勇利面前時勇利慌張的模樣,他還是覺得很可愛。

他們一起經過了溫泉on ice,一起經過了分區賽,一路來到了決賽。

無數個日子都在冰場上度過。

你不需要那麼自卑,再拿出一些自信來,你可以超越你自己的想像,也可以超越我的想像。

 

勇利,你並不弱小,相反的你十分的強大。

 

你是我見過最耀眼的存在。

 

 

維克托最後的停留動作並不是指向某一方,而是改為舉起右手親吻著無名指上的戒指。

 

「嘖。」一旁的尤里忍不住咋舌。

「尤里?」奧塔別克站在他旁邊,不明白他的不耐煩。

「看了就令人不爽……」

說什麼love&life,是在向全世界宣告你喜歡那個炸豬排蓋飯嗎?

 

也在觀眾席看著的薩拉和米拉聽完維克托的分數後,打算提前去恭喜他,卻無意間在角落看到了流著眼淚的勝生勇利。

「勇利?你怎麼哭了?」去年和勇利稍微有些交流的薩拉看著一年不見的人慌張地說。

「诶?我……哭了?」勇利摸上自己的臉,感受到一片濕熱,「我、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抱歉…停不下來…」

溫熱的液體不停從眼角滑落,勇利的腦袋裡仍是維克托親吻著戒指的模樣。

 

「難道勇利你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維克托的自由滑嗎?」薩拉問。

勇利微微點了點頭,眼淚仍在掉落。

難怪。薩拉想。不只是比賽的選手,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只要眼睛沒瞎都感受的到維克托在這場自由滑裡想表達的是什麼。

 

獻給在我眼中最美好的你。

 

薩拉用眼神暗示旁邊的米拉,而米拉點了點頭便跑向選手區。

 

 

米拉找到維克托的時候,他正在跟披集說話。

「勇利還是沒有回訊息啊,連讀都沒有讀。啊,還是要打個電話到他家?」披集看著他的寶貝手機說。

「這樣啊……沒關係,謝謝你啊。」維克托擺了擺手,一邊拒絕披集的建議,一邊思考著現在買搭往長谷津的車票不知道來不來的及。

「維克托。」米拉出聲叫住他,「勝生勇利來了。」

「诶?勇利來了嗎!?」披集驚訝地說。

「在哪?」維克托握了握拳。

「在觀眾席最後一排,薩拉在他旁邊。」米拉頓了頓,「他現在哭的泣不成聲。」

幾乎是在米拉說完這句話的瞬間,維克托就往觀眾席衝了過去。

「維恰!你要去哪裡,頒獎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雅科夫大吼。

「讓他去吧,」站在一旁的尤里說,「他再不去就沒機會了。」

「說什麼呢尤里,我們也要去啊!」披集笑著一把拉過尤里,還順手帶了奧塔別克一同跑向觀眾席,克里斯也湊熱鬧的跟了過去。

「我為什麼要去看他們秀恩愛啊啊?」來自尤里的怒吼。

 

 

維克托出現在觀眾席時,周圍的粉絲都發出了抽氣聲,唯獨正用手擋著眼睛的勇利沒有發現。

 

「勇利。」維克托看著眼前一年不見的人,輕柔地喊了他的名字。

勇利明顯的震了一下,卻也沒敢把手放下讓維克托看他現在的樣子。

「勇利,你來看我比賽了。」維克托拉下勇利遮著眼睛的手,撫摸著他哭紅的雙眼,「怎麼就哭成這樣了呢?」

反正一定是你害的。來自旁邊圍觀的選手們。

 

「維克托……」勇利用軟軟的聲音叫了維克托一聲。

「我在。」

「為什麼選《Yuri on ice》……」

「因為說好要讓全世界知道勇利的獨一無二啊,勇利不喜歡嗎?」

「沒有,我很喜歡……」

嗯,喜歡到都哭了。再一次來自旁邊圍觀的選手們。

 

「那既然勇利這麼喜歡,我可以在這裡留下枷鎖嗎?」維克托拉起勇利的手,輕輕在無名指上吻了一下,就如同他在賽前和賽後做的。

 

勇利想起了分開前一晚自己所說的那些話,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再一次湧上來。

 

分開的痛苦也好,思念也好,在現在,在維克托說出這句話的當下,一切似乎都顯得不那麼重要。

他曾想過自己再一次遇見維克托的場景。

不論是維克托突然又出現在他家溫泉和他打招呼,或是自己忍不住跑到聖彼得堡找他,甚至是在一個不知名的小鎮偶遇對方。

 

「維克托才狡猾……」

 

時光流逝,改變的事物太多太多。

而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他突然想起去年大賽前他在發表會上說的話,終於破涕而笑。

 

這種沒有既定名字的情感,請讓我斗膽將它稱之為——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愛你)」

 

 

 

Fin.

 

【小劇場1】

維克托:WOW!勇利會說俄文了!

勇利:嗯...我有稍微學了一點。

披集:勇利~好久不見~啊!我可以把剛剛的影片傳到SNS上嗎?

克里斯:我有用連拍幫你們紀錄喔~

尤里:煩死了,快點把婚結一結,整天只會秀

奧塔別克:恭喜

勇利:……

我能不能回家?

 

【小劇場2】

勇利:不過維克托竟然破了我的分數啊……而且用的還是我的曲子

維克托:那代表我對勇利深深的愛嘛~

勇利:是、是嗎……

維克托:當然啊~不要懷疑~

勇利:但是我......維克托,我決定了,我要復出!

維克托:真的!?太好了!可以和勇利再一起滑冰了,我還要當勇利的教練!

雅科夫:維恰!!!!!

 

【小劇場3】

記者A:請問普利謝茨基選手,對於剛剛出現在現場並且表示要復出的勝生勇利選手有什麼看法?

記者B:請問對於同門師兄表示自己要一邊當教練一邊參加比賽又有什麼看法呢?

尤里:沒眼看

記者A&B:......

 

 

 

-

身為高三狗,從YOI開播以來就沒有小伙伴跟我一起舔屏當迷妹,好不容易完結激動地無從發洩只好自己寫東西

雖然我寫的是勇利得金牌然後退役,但是對結局是真的很滿意,有沒有第二季都不重要了

恭喜完結也祝維克托生日快樂,順便表白撩起頭髮又戴眼鏡的小天使真的可愛炸裂

也請我偷偷跳過法國馬賽直接改在名古屋比賽,不然我想不到讓勇利去法國的原因...

其實原本這篇的後續是雙人滑的可是官方爸爸都幫我演完了我是寫個什麼勁哈哈

最後,感謝久保老師帶給我們如此美好的作品

感謝你們的出生與到來,願你們被世世代代的人們愛著